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花开漂亮的博客

只唯实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亲 恩  

2008-03-29 17:52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我的父母,一生教书肓人。
  
     在少年的印像中,我只知道,父母批改作业都要到深夜,因此我家的电费是整个大院最贵的。
  
        在追悼会上,从你们泪流满面、白发苍苍的学生讲述中,我才知道我的父母曾经多次资助生活困难的学生完成学业;为了让学生更直观的了解问题,亲自动手做教具。而这时,我的父亲正因家庭出身被严格审查;正因是反动学术权威,随时有被打成“右派”的可能。
 
      父母啊,原来你们不但认真敬业,更有一颗仁爱而从不张扬的心。
 
       我方明白,父亲80寿辰时,您的学生一定要为您做寿为您写诗和作曲。

       我的父母,对我哺肓恩重如山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 当我毕业分配到大学教书时,父亲给我写了长长的一封信,除对我选择教书感到高兴外,最多的还是说怎样做一名合格的教师。
  
         父亲教育我“师者,授业解惑,要给学生一杯水,自己要有一桶水,这样学生有问题找到你,你才能解答清楚。”为此,自拿起粉笔那天起,每讲一个问题我都要求自已:要准备不少于三个相关方面的材料。
  
      父亲鼓励我:“初次登讲台,不要怕怯场,你能站在讲台上,就一定有比坐在台下的人高明的地方。”从此,无论是面对着几十人还是几百人,我在台上从没有怯过场。
  
       父亲警示我“教书一定要讲良心要认真,不能误人子弟更不能指鹿为马。”所以,无论处人还是处世,我不敢撒谎,更不敢背叛真相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几年前,冷冰冰的一块石碑,彻底隔开了我和父母。
  
        我的父母走了,留给我一万年的寒冷和孤儿般的无助 。
   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